中国应对年轻人更宽容 – FT中文网

李江:青年人需要经历价值观逐渐成熟的过程。只有年轻人能够冲破藩篱地思考,国家的未来才拥有更多的可能。

与杨舒平一样,我在读大学时也曾过度崇拜美式民主和自由。在此之前,我曾是毛泽东和《环球时报》的忠实拥趸。出生于湘潭附近的我,崇拜毛泽东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传统。到了高中,学校订阅的《环球时报》成为我最钟爱的报纸。当时,《环球时报》为我打开了一扇概览海内外热点问题的窗户。《环球时报》富有煽动性的语言风格和选择性叙述的笔法,令年幼的我常常对祖国的坎坷命运忧心忡忡,也对祖国坚韧前行的精神热泪盈眶、热血澎湃。进了大学以后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翻阅了龙应台的《野火集》、熊培云的《思想国》、刘瑜的《民主的细节》、林达的“近距离看美国”系列,短短一个月之后,我放弃了长达四年阅读《环球时报》的习惯。这些作者对人性和制度的思考,使我获得了看待国家和政府的全新视角,而不再视个体为由集体和国家定义其意义的存在。

来源: 中国应对年轻人更宽容 – FT中文网

发布者

Jiaheng Tao

挖掘概念,创造工具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